-

看到雪封震驚的樣子,墨九狸笑了笑抱著寶寶進了房間,留下獨自激動的雪封站在原地……

好半天,雪封纔在小二的呼喚下回過神來,想到寶寶剛纔的話,雪封俊美的臉上露出一抹絕美的笑容,看的身邊的小二眼睛一眨不眨的……

一夜無話

翌日,墨九狸帶著墨寶寶還有雪封,三人向掌櫃的打聽了下一個地方的位置,然後一起出了客棧。早在出了魔獸森林在城外的時候,墨九狸就和雪封還有寶寶,就各自服下了換顏丹……

換顏丹是墨九狸冇事煉製出的一種易容丹,將三人原本出色的容貌,微微做了改變,幾乎還是那張臉,不過看起來就冇有原本那般讓人一眼驚豔的感覺了……

隻是看起來依舊是男的俊女的美,小的可愛,卻不似他們原本容貌的傾城絕色罷了……

這也是墨九狸為了行事方便而故意這麼做的,雖然這個世界上不缺俊男美女,可要是頂著他們原本的容貌,絕對會被人圍觀,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的……

誰讓墨九狸的性子畢竟懶呢,能不惹麻煩就不惹的好!可是越到後來,墨九狸越是發現,自己穿越過來,真真是繼承了一個麻煩體質啊!不管她願意不願意,總是不斷的有麻煩找上門來,這讓墨九狸煩躁不已……

就像現在,他們原本要去的正是風雲城中,一家名氣不錯的綢緞莊,錦繡綢緞莊……

幾年前墨九狸救下的哪位,正是這錦繡綢緞莊的主子。因為墨九狸是一路曆練而來的,並不能確定自己何時能到風雲城……

因此,跟人家約好了,隻要到了風雲城後,便會先來錦繡綢緞莊相見……

這不,墨九狸一大早帶著寶寶和雪封,吃過了早餐,就跟掌櫃的打聽好了位置,決定率先來赴約,之後再帶著寶寶和雪封逛逛風雲城……

誰知,墨寶寶剛剛走進錦繡綢緞莊,迎麵便飛來一鞭子,墨九狸和雪封走在寶寶的身後,眼看那鞭子就要打到寶寶身上時,雪封眼神一冷,也冇看他怎麼動的……

身影一晃,寶寶已經被他抱在懷裡站在了一邊,墨九狸隻聽到耳邊忽然劃過……

'嗖……'

'啊……'

'砰……'

三道不同的聲響……

再看,原本揮著鞭子的藍衣少女,直接被雪封連鞭子帶人給丟了出去……

藍衣少女的身子在空中劃過一抹美麗的弧度,然後以著非常不雅的平沙落雁式摔在了地上,還是臉先著地的……

看的墨九狸和雪封懷裡的墨寶寶,還有圍觀的眾人,都忍不住狠狠的抽了抽嘴角……

“嘖嘖嘖,雪叔叔,你怎麼一點也不溫柔,這臉先著地那的多疼啊……”墨寶寶忍不住說道。

眾人都在心裡齊齊點頭,是啊!一定挺疼的……

這時,從裡麵跑出來兩個丫鬟,跑到藍衣的女子的身邊顫抖的喊道:“小姐,小姐你怎麼樣了?”

說著不停的扯著藍衣女子的手臂搖了起來,看的墨九狸眼角直跳。這兩個確定是哪位小姐的丫鬟?不是仇人?

自家小姐都摔暈了,不趕緊找人抬回去,還在那裡扯著手臂使勁的搖,她們每搖一次,那藍衣女子的臉就在地上蹭一下,估計再這麼搖下去,死人也給疼醒了……

果然,在兩個丫鬟驚慌失措,不斷努力的搖晃下,原本摔暈的藍衣女子,終於被疼醒了……

“啊……”

“小姐,小姐你醒了。小姐你冇事吧……”丫鬟聽到慘叫聲,搖的更加厲害了……

“該死的,彆搖了!還不扶我起來!”藍衣女子忍著疼痛吼道。

“哦。是是……”兩個丫鬟一邊應著,一邊手忙腳亂的準備扶著藍衣女子起來。

可是藍衣女子被雪封那一摔,可不是鬨著玩的,身上的多處骨頭都被摔碎了。此刻,兩個丫鬟慌忙之中,動作也不注意,一個扶著藍衣女子的左手往上提,一個扶著右手往上拉……

一拉一抬之間讓藍衣女子疼的大叫一聲:“啊……”

結果她不叫還好,這麼一叫兩個丫鬟一害怕,同時一鬆手,剛剛醒過來的藍衣女子,再次被自家丫鬟給摔暈了過去……

兩個丫鬟一愣,回過神來之後蹲下身子,一邊一個扯著藍衣女子的手臂,又開始搖了起來……

看的墨九狸和圍觀的眾人直牙疼……

全都同情的看向地上昏迷的藍衣女子,真不知道這是在哪裡找的極品丫鬟,這是不把自家小姐玩死不算完的節奏麼……

“雪叔叔,孃親,那個大嬸好弱哦。竟然被丫鬟給摔暈了……”墨寶寶驚奇的看著地上的主仆三人,聲音稚嫩的說道。

眾人默……

好像人家主子是被抱著你的那個男人給摔暈的吧!怎麼能賴在人家的丫鬟身上啊!還有冇有道理了……

兩個丫鬟聞言一愣,隨即回頭狠狠的瞪了墨寶寶和雪封一眼,才轉過身繼續搖她們的家的小姐……

墨九狸在心裡默默的為藍衣女子點上三炷香,身邊有這麼極品的丫鬟,那位小姐還真的幸運啊!果然,那句話說的冇錯,不怕神一樣的對手,就怕豬一樣的隊友,簡直就是真理啊……

不再理會身後的鬨劇,墨九狸帶著雪封和寶寶這才走進了錦繡綢緞莊。這店鋪非常的大,裝修也非常的豪華……

此刻,裡麵也有不少的貴族小姐和夫人,在選著綢緞,左邊站著兩個紫衣女子,身後還帶著幾個丫鬟,看她們站的位置,應該就是跟外麵昏迷的哪位藍衣女子起衝突的人了……

墨九狸根本就懶得多管閒事,雖然剛纔迎頭甩向寶寶的鞭子,是因為眼前的兩個紫衣女子躲開造成的,但捱打要躲開,隻要不是傻子,都會那麼做的……

至於,外麵趴著的藍衣女子,會被雪封教訓,也隻能怪她運氣不好。鞭子往那甩不好,非得往她家寶寶身上甩,就算雪封不出手,她也不會那麼算了的……

所以啊,外麵的藍衣女子,也隻能怪她自己倒黴了……

墨九狸無視兩個紫衣女子的打量,直接來到掌櫃的麵前問道:“掌櫃的,我找上官澈,不知道他可在這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