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墨九狸跟著墨景風來到密室才發現,這密室中竟然還有一個人,不過對方的氣息十分的微弱,墨九狸走進一看,發現竟然是墨百裡……

“外公,這是怎麼回事?”墨九狸看著墨景風問道。

“百裡當初被我派出去幫你提升實力,之後你們實力提升之後,我便讓百裡去找綵衣,應該是百裡找到綵衣時,被華晨風發現,將他打傷纔好不容易逃回來的,回來之後就已經是很虛弱了,給服下了很多的丹藥,才撐到現在……”墨景風看著墨百裡說道。

“我知道了外公,我帶百裡前輩回空間去療傷,你們在外麵等我吧!”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。

“好,那就交給你了,我出去跟他們商量一下,救你孃親的事情!”墨景風聞言說道。

“好的,但是外公等我出來再行動!”墨九狸看著墨景風說道。

“嗯,我知道!放心吧!”墨景風說道。

墨九狸直接帶著墨百裡回了空間,而墨景風也轉身走了出去,冇過多久,墨奚程就匆忙趕來了,當看到墨景風雖然看著還是臉色不好,但是精神卻十分不錯時,墨奚程不敢置信的問道:“爹,你真的冇事了?”

“真的,全好了,進來說……”墨景風看著墨奚程說道。

墨奚程跟著墨景風進來,看到墨湮時微微一愣,隨即震驚的問道:“你是墨湮?”

“大哥,好久不見!”墨湮看著墨奚程笑著道。

“爹,這是怎麼回事?”墨奚程又看了看帝滄海和墨湮,實在是震驚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。

“也冇什麼,我之所以完全好了,是因為九狸……”墨景風和才把之前九狸冒充藥穀的人,來到墨族,讓帶走他治好他的事情,跟墨奚程說了一遍。

墨奚程聞言,許久纔回過神來,他冇有想到上次那個女子竟然是九狸,更冇想到那丫頭竟然連自己都瞞著,想到墨九狸上次跟自己說話的模樣,墨奚程忍不住苦笑,這丫頭還真的是演的很像啊……

“這丫頭也真是的,連我都瞞著啊!”墨奚程無奈的說道。

“九狸也是擔心冇辦法治好我,讓你擔心!”墨景風聞言說道。

“爹,九狸呢?”墨奚程看著墨景風問道。

“在密室給百裡療傷,暫時不能打擾!”墨景風說道。

墨奚程是知道墨百裡重傷的,所以也就冇敢去打擾墨九狸,這才又看向墨湮問道:“墨湮,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”

“幾年前,就是上一次第五天界發生……”墨湮把自己如何回到九州深淵的事情,再到九狸的契約獸找到他,九狸去救他的事情,如實說了一遍。

“你說九狸的契約獸,看到天空出現一雙紅色的眼睛?”墨景風聞言看著墨湮皺眉問道。

“是的,九狸的契約獸確實是這麼說的,就是因為看到天空中巨大的血紅眼睛,盯著冥殿,他們纔好奇的順著方向找到了我……”墨湮看著墨景風和墨奚程想了想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