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也以為自己死定了的,卻冇有想到,自己竟然還活著!

“不用謝,冇事就好!”墨九狸聞言說道。

灰袍老者起身,擦了擦臉上的血跡,不斷的感謝墨九狸,墨九狸再三說了不用謝,這才縱身飛回了擂台對麵,看向擂台上麵的熊林父子問道:“現在,你們父子想一起挑戰我嗎?”

墨九狸的聲音,也讓剛纔被墨九狸解毒後,震驚再原地的熊林和熊天華回過神來,熊天華不敢置信的看著墨九狸問道:“怎麼可能?你怎麼可能解了我們熊家的毒?你到底是誰?”

“我說了你不配知道我是誰!”墨九狸看向熊天華冷聲說道。

熊天華聞言怒,但是卻不敢說什麼!

“姑娘,能不能借一步說話?”熊林回神,看向墨九狸眼神複雜的問道。

“有話就在這裡說吧!”墨九狸聞言冷冷的說道。

“姑娘,在下乃是熊家的家主熊林,之前都是小女無禮,得罪了姑娘死有餘辜!至於我兒天華剛纔的冒犯,也希望姑娘你能原諒,還希望姑娘能夠不計前嫌,隨我回熊家,讓我為姑娘好好道歉……”熊林猶豫了下看著墨九狸真心的說道。

眾人回神,都冇有想到熊林能說出這樣一番話,但是仔細想想眾人也就猜到了熊林的用意,畢竟這麼多年來,對於熊家的毒藥,多少人都是避之不及的,畢竟熊家的劇毒冇有解藥一事,並非是什麼秘密……

所以,一旦被熊家的毒藥所傷,必死無疑!

就連熊家人自己也是一樣,已經有很多熊家人,據說是死在了自家的毒藥上麵了……

所以,現在墨九狸能解了熊家的劇毒,熊林邀請墨九狸去熊家也是眾人猜到的!

“熊家主想要解藥是嗎?”墨九狸看著熊林直接問道。

“這……確實如此!我們熊家的這個毒藥,隻有毒藥的煉製方法,卻冇有解藥的煉製方法,所以目前為止都還冇有解藥,冇有想到今天看到姑娘能解此毒,所以熊林我在這裡誠心想和姑娘求得解藥配方!還望姑娘成全……”熊林看著墨九狸的眼睛,最後隻能坦誠的說道。

“解藥配方我可以給你,如果熊家出得起價格的話,我自然可以賣出解藥配方,但是去熊家,還是算了,我對熊家無任何好感!如果你們熊家人不打算繼續跟我挑戰,那麼告辭了……”墨九狸聞言看著熊林直接說道。

說完後,直接跳下了擂台,轉身回到了平安酒樓,留下擂台上的熊林父子,和擂台下的熊家人和眾人傻傻的愣在遠地!

“爹,我們回去吧!”熊天彙看著擂台上麵的熊林喊道。

熊林這才帶著熊天華跳下擂台,然後熊家人暫時先回去了,熊家人和墨九狸都走了,圍觀的眾人也就散了,被墨九狸救了的老者,看了看平安酒樓,然後直接轉身離開……

一夜無話

翌日,一大早墨九狸和妖皇就起身離開了平安酒樓,退了房間後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