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戰夙就安靜的坐在他旁邊,直到寒寶情緒穩定後,他才幽幽歎了口氣。道:“我知道葉楓罹難,童寶選擇離家出走,你很難過。可是寒寶,每個人都有她的生活方式,對童寶而言,當她繼承博野的依波時,她就註定當不回普通人。你看,她留在戰家這些日子,特立獨行,每日醉心於研究,從不和媽咪寒暄家常,她自得其樂,可是反倒讓爹地媽咪為她擔憂不已。”

寒寶道:“早知道葉楓哥走的那麼早,爹地媽咪那日就不該說那些話。反倒是應驗了般。如今童寶妹妹冇有葉楓在她身邊護著她,她又不懂打理人情世故,所以才選擇一個人藏起來。”

戰夙道:“你這話心裡想想可以,千萬不能說出來。你可知媽咪有多自責?從爹地媽咪的角度來看,他們隻是教誨自己的孩子更加圓滑世故一點,他們也冇有未卜先知的能力。你這麼說,爹地媽咪心裡該有多大的負擔。”

寒寶望著戰夙,道:“夙夙,你和婉兒姐姐一定要好好的。”

戰夙反問他:“那你和蘭溪姑娘呢?”

寒寶長長的舒口氣:“你也說了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她不願意與我相認,我便隻能尊重她。”

戰夙道:“婉兒說,蘭溪不願意與你相認,是事出有因。”

寒寶錯愕的望著他:“哦?”

戰夙道:“軍情殿有內鬼。你可信?”

寒寶瞪大眼。

“這話誰說的?”

“蘭溪姑娘。”

寒寶驚得站起來:“她真這麼說?”

戰夙道:“這幾年,你們軍情殿的姐妹也曾受到重創,你險些喪命。那次後我便懷疑軍情殿有內鬼。我想過是十三,她的身份畢竟和我們有世仇。可我總覺得,她進入戰家時年齡小,她又是單純無害的模樣,對媽咪特彆依賴,所以我就把這樣的揣測放在心裡。”

寒寶道:“十三不會出賣我的。”

戰夙道:“你信蘭溪,還是十三?”

寒寶便十分為難:“這?”

寒寶沉默許久後,道:“我想見見蘭溪。”

戰夙道:“好。”

隔日,喬婉召集軍情殿的姐妹彙聚一堂,她主持了一場會議。

而寒寶趁機溜出碧璽莊園。

他來到一中學校,將下午放學的蘭溪拉到僻靜的地方,便開始和她傾心長談。

“你究竟是誰?”寒寶問。

蘭溪愣愣的望著他:“你看我像誰?”

寒寶道:“三個姐姐都在天堂,大姐嫻熟內斂,隱忍不發。五姐活潑開朗,快人快語。九姐姐跟我最親近。我看你絕對不是五姐姐?”

蘭溪笑道:“寒寶,你希望我是誰?”

寒寶想說,可看到蘭溪那雙澄澈,帶著期待的眼睛,他就閉嘴了。

“不管你是大姐還是九姐,對我來說,你能回來就好。”

蘭溪道:“寒寶,既然你對大姐和九姐都喜歡,那我是誰,是不是不那麼重要?”

寒寶試探道:“可是海洋之心是我給大姐幫我保管的項鍊?”

“所以你以為我是大姐?”蘭溪很失落。

寒寶又改口:“可大姐有時候出任務,會把貼身衣物給九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