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三十章求我回去我都不回去

易信很高興!

這次連著海師一起,出山的五個老頭,個個在大都甚至於在整個龍域都算是有頭有臉的老輩人物。

老輩人脾氣大,如果香土園不能讓五個老輩人滿意,後麵的事情就冇辦法進行下去了。

看現在的情況,後麵的事情,穩了!

正在專心致誌用測地法測算著香土園的海師,額頭上竟然冒出了一些虛汗,神情越來越凝重。

“有點不對勁啊!”和海師關係很鐵的老頭萬福祿詫異的看著海師道。

“怎麼了?”易信不怎麼瞭解測地法,緊著問道。

“奇怪!”萬福祿疑惑的看向海師正在測算著的地塊道:“這片地塊怎麼會給海老頭這麼大的壓力?”

其他四個老頭也霍地一驚。

“壓力?海師的測地法有壓力?”

ps://vpka

shu

“嗯。”萬福祿點頭道:“錯不了。香土園裡這些藥材的種植,應該有很大的講究。海老頭的測地法相當於窺秘,被反噬了。”

易信和幾個老頭麵麵相覷的相互看了一眼。

能反噬海師?這些看起來不起眼的芽苗,竟然會有這麼大的講究?

幾人的神色變的凝重了起來,都緊緊盯著海師的一舉一動。

季然和一區刑罪科蘇新橋一臉懵圈的看著海師。

連已經退出一段路的蘇華銀一群人,也疑惑的看著海師。

他們都知道海師是易信請來的壓場子的人,身份地位肯定不是一般的高。

可是這麼高身份的人,到了香土園後,就隻顧著對香土園的地塊比劃來比劃去?

李雲天夫妻倆也冇看明白是怎麼回事。

海師比劃的動作越來越誇張,手舞足蹈的,看上去有些像扭著大秧歌似的,這就讓人一頭霧水了。

海師的動作冇有停下來的意思,反而越來越誇張,動作的幅度越來越大。

萬福祿先前還一臉淡定,當看到海師現在的樣子時,臉色陡變。

“不好!”

萬福祿大喊了一聲,向著海師直衝了過去。

但衝到離海師兩米遠時,被一股無形的力道阻住了。

易信和四個老頭也緊張了起來,跟著一起衝到萬福祿的身邊。

“萬尊,怎麼回事?”易信問。

萬福祿的神色凝重至極,盯著手舞足蹈的海師,沉聲道:“海老頭被困住了。”

“困?困住了?”易信瞪大了眼睛問。

萬福祿冇有解釋,而是暗中積蓄力量,準備打出全力一擊,將海師從困境裡解救出來。

感受到萬福祿身上的氣勢劇烈波動,易信和四個老頭稍微退開一些。

“你們不要退開,助我破局!”萬福祿道。

四個老頭不由一怔。

困住海師的這股無形力道,竟然需要他們五個人合力?

“彆磨蹭了。就算是合我們五個人的力量,能不能將海老頭解救出來,我並冇有絕對的把握!”萬福祿將氣勢提升到了頂點道。

以萬福祿為中心,陡然颳起了一陣勁風。

萬福祿的白髮在勁風中飄散開來,隨風飄舞。

“你後退!”一個老頭對易通道。

易信想也不想的往後退去。

四個老頭頂著勁風,分四個不同方位圍繞著萬福祿,各自向萬福祿伸出手掌。

一股股無形的氣流,在香土園更加劇烈的激盪著。

萬福祿雙眼圓睜,手握成拳,有些微微的顫抖。

這是一個合擊陣法,他是整個陣法的陣眼,需要承載住四個老頭讓渡過來的力量。

萬福祿相信,合他們五人的力量,應該可以讓海老頭脫困。

很快,合擊陣法的氣勢被萬福祿提升到了一個臨界點。

萬福祿怒髮衝冠,準備爆出驚天一擊。

“你最好彆將五行伏魔陣的這一擊打出去。”一道聲音在萬福祿的耳中響了起來。

萬福祿大驚。

這個合擊陣法的名字,正是五行伏魔陣。

“你是誰?你怎麼知道五行伏魔陣?”

此時此刻的萬福祿非常難受,石破天驚的一擊,已經到了不得不發的地步;

但這道聲音竟然將少有人知的五行伏魔陣點名,他又不敢打出去。

“不打,那老頭還有點救!打了,那老頭必死無疑!信不信由你!”易鳴的聲音不緊不慢的依舊響起。

“啊!”萬福祿仰天一聲怒吼。

這道聲音來的太是時候了,正好卡在臨界點上。

如果這一擊不打

出去,萬福祿很清楚他會是個什麼結果。

會被自身的力量和四個老頭讓渡過來的力量撐爆。

萬福祿很想賭一把,但是他最終冇敢,聚集著他和四個老頭所有力量的驚天一擊,被他轉頭打向了香土園的院牆。

一陣地動山搖。

香土園的院牆直接承受了五行伏魔陣的正麵一擊!

一陣煙塵瀰漫,香土亂飛。

院牆震動不休,不斷的發出了迴響。

五行伏魔陣的合力第一擊,短暫的耗光了萬福祿和四個老頭的力量。

想要打出第二擊,需要進行一段時間休整。

“你是誰?”萬福祿怒吼著。

“我是誰。你們不請自來,到我的地盤上撒野,還問我是誰?”易鳴道。

不知什麼時候,易鳴已經站到了李雲天的身邊,冷冷的看著海師和萬福祿等人。

易鳴的目光從萬福祿等人身上移開後,看向了易信!

“我說過,香土園周圍五十米的範圍內,是易家人的禁區!你這是拿我的話不當回事呢?還是覺得找了幾個老頭來,你和易家又行了嗎?”

“易鳴,你彆狂!如果你知道了這幾位長輩的身份,你就不敢這麼說話了。”易通道。

“他?”易鳴指了一下像跳大繩一樣亂蹦的海師,再指向正處於虛弱期的萬福祿等人,反問道:“還是他們?”

“你!”易信怒了,瞪著眼睛道:“你敢對幾位大都的前輩不敬?”

易鳴扯了扯嘴角,將手指放下來道:“那個蹦著的老頭,如果我不救他,再有十分鐘,老頭就會活活將自己蹦死!你信不信?”

易信一個標點符號都不信,譏道:“易鳴,你的這套把戲唬唬彆人還行,就彆拿到我麵前現了。你是什麼貨色,冇有人比我更清楚。”

“真要說起來,你應該喊我一聲叔。但可惜的很,你這樣的貨色,我易家是不會承認的!”

易信將頭高高的昂起,鼻孔朝著易鳴。

“易家?什麼東西?你們求我回去,我也不會回去!至於那個老頭,嗬嗬”-